你真是个天才 第331章 落花有意

小说:你真是个天才 作者:国王陛下 更新时间:2019-09-16 00:17:42 源网站:九九九文学
  红山学院的迎宾晚宴,是与别处不同的:都是院南正门外由主任级的魔道大师亲自恭候嘉宾,两旁各有资深导师和学生代表若干,盛装助威。来访的嘉宾在门前与迎宾的人寒暄一番,再签到入场。若是有意发展人脉,也可对着红山学院的师生恭维攀谈,但这样的人大抵没有什么真才实学,迎宾的师生也难维持好脸伺候。只有声名在外,广植人脉的,才能在门前与大师们谈笑风生。

  相较于红山学院的金字招牌,出门迎客的传统算是红山人热情好客的明证,相较而言白夜城就显得高冷傲然,赴宴的人无论身份贵贱,都需持请柬在卫兵引导下一路前往会场。

  然而这一年的红山学院,热情好客却到了非比寻常的地步,南门迎宾的不再是学院主任,而是天下闻名的断数宗师朱俊燊。

  这位须发花白的天下第二人,丝毫没有屈尊降贵的顾虑,亲自站在南门外,对着往来不断的宾客们绽放出热情的笑容。然后在对方受宠若惊之时温言相抚。大宗师不单魔道造诣精深,迎来送往的功力也非比寻常,往往一语之间,就能道破来客的生平得意事迹,哪怕是相对庸碌的,大宗师也会以长者的身份加以激励。

  如此平易近人的姿态,以及对天下人和事了然于胸的博学,自是让人敬佩到无以复加,天下十三宗师,有谁能做到朱俊燊这等地步?一时间宗师身周呈现出了圣人布道一般的狂热氛围,来自天南海北的魔道士们争先恐后地来到大宗师面前,只为对方一句良言,一个微笑,便喜不自胜,感激涕零。

  而唯有站在宗师身旁作背景的学院议会巨头们,才会不时将目光投向大宗师身后,某个如影子般隐藏行迹的秘书长。

  大宗师在魔道领域的确有着近乎无所不知的全能,但真正做到知天下人的,还是那位能对日常琐屑不厌其烦的语注。这对师生配合起来,真是无往不利。

  当然,议会巨头们也不会当真沦为背景板,在宗师身旁人满为患时,他们就要出面分流宾客,各显神通地与宾客们攀谈。

  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些宾客拦在门外!

  南门外的狂热氛围,让大多数的宾客都没意识到,在他们兴高采烈地群聊时,既定的晚宴时间早已过去……

  而朱俊燊则一边扮演着南门门神的角色,将所有人挡在门外,一边忙不迭在迷离域中对身处前线的爱徒发去温和客气的询问。

  “嬴若樱那边还没好吗?!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然后原诗就恪守着学生晚辈的本分,礼貌地回应道:“你脑子没进水,就该清楚,有功夫在我这里浪费口舌,直接去问她好不好!?我也想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

  “废话,要是能联系到她,我何需问你!她早就脱离迷离域了!”

  南门外的盛况,实在是预料外的事项。因为晚宴的主角之一,长公主嬴若樱,居然在旧雨楼地下室驻足不动,将盛大的交流晚宴都置之不理了!

  而主角缺席,这场宴会要如何召开?而且长公主的状况不稳定下来,谁还能有闲心去喝酒吃菜?更何况除了嬴若樱以外,还有一位宗师也不在状态,无可奈何之下,朱俊燊才亲临南门,以迎宾为由将所有人挡在门外,强行延迟晚宴的召开。

  但此举终归只是临时之计,宗师的面子再大,也大不过众人逐渐咕咕作响的肚皮……在朱俊燊心中越发焦虑不安时,却听人群外围,隐隐然有一阵嬉笑之声,那笑声在一片和谐的南门中显得宛如铁器交击一般聒噪不和谐,让他不由眉头一皱。

  大约是那个人来了吧……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啊。

  “劳驾,麻烦让一让……”

  “诶哟,这不是大秦帝国魔道议会的议长大人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晚宴美食的香风已经吹到白夜城去了吗?”

  “那个,我是来参加学术交流……”

  “议长大人,如今人类魔道文明发展再遇瓶颈,天启之数迟迟不能有所增益,这种关乎天下的大事你不去关注,来这里参加区区地区级的学术交流,算不算是不务正业啊?”

  “兼顾,两者是要兼顾的……”

  “议长大人,你是兼顾蹭饭和刷存在感吧?听说议会总部这个月的奖金又发不出来了?”

  陈思文顿时尴尬万分:“奖金,奖金的事,岂有一定之数……”

  之后便是些难懂的话,比如“奖金少发些,福报便多些。”、“狼性文化”之类,一时间人群中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大秦魔道议会,在很多魔道士看来,早已是不折不扣的笑话,陈思文这等辗转奔命之人,也是不折不扣的笑料若是他们安于在白夜城养老,大家还好相安无事,偏偏出于各种考虑,或者说是白夜城的压力,陈思文总要以议会之名做些“号令天下”之举,时而呼吁大秦魔道士厉行节俭,发扬艰苦朴素精神,时而号召天下人集思广益来攻克某不可思议之魔道难题……明明只是毫无实权的杂鱼之流,偏偏时不时就要跳出来摇旗呐喊,陈思文的口碑也就可想而知。

  但陈思文作议长多年,知道和这些人也没什么话好讲,只低着头,一边窘迫万分地应付同行取笑,一边直往朱俊燊面前行去。

  在一阵嬉笑怒骂声中,陈思文总算是挤到朱俊燊面前,开口前,认真地抖了抖衣衫,摆正面色,肃然道:“断数宗师,晚宴何故延迟?”

  此问题一出,红山学院在南门苦心经营的热烈气氛顿时一滞,人们恍然惊觉,对哦,晚宴呢?

  朱俊燊也是服了气,在迷离域中非常不满地对手下诸多议会巨头批评道:“不是让你们拦住他么!”

  于是在学院议会担任要职的资深导师们只好纷纷诉苦。

  “院长大人,此人脸皮之厚,堪比原诗啊!”

  “我们差不多已经把口水直接喷他脸上了,连他20年前被皇室送了绿帽的事都翻出来说,他完全无动于衷啊!”

  “言辞羞辱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被归零了一样,我们也没办法啊。”

  “而且宗师大人你不是说了要文斗不要武斗嘛,我们总不能直接出手揍他啊。”

  朱俊燊闻言也是无奈。

  这陈思文,着实是狗皮膏药似的人物,黏得人头疼。

  这是真正不请自来,又不能将其拦在门外的人物……人家毕竟也是头顶着”大秦”的金字招牌,影响力虽小,“级别“却是不低,非要死皮赖脸地蹭饭吃,红山学院也的确不好似赶乞丐一般将其赶出门去。

  毕竟以前需要这个可以代表“大秦”的机构来擦屁股的时候,红山学院也没客气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朱俊燊才会觉得大秦魔道议会这个机构真是弊大于利,有不如无。

  但这个时候,也真的不能任由陈思文在这里当搅屎棍。

  大宗师亲自出面,带领议会诸多巨头在南门将天南海北的宾客挡在门外,就是为了能保证晚宴“照常”进行,结果这陈思文一出面就把大好局面搅成了屎黄色。

  某种意义上讲,这还真是个堪比原诗的角色。

  大宗师强忍着心中不耐,应对道:“魔道士的交流晚宴只是个形势,重要的是赴宴之人能够集思广益,畅所欲言。较之晚宴二字,还是交流更重要一些,至于在哪里交流,交流之时有没有美酒佳肴为辅,都是次要问题了。”

  这番话顿时让不少人在迷茫中点了点头。

  说得也对,大家不远万里跑到红山学院,当然不是贪图学院大厨的精湛手艺,而是看准了这是难得的学术交流盛宴,许多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人物都会抛头露面,而且和那些大人物们喜欢虚以委蛇的“交流会”不同,这一次有圣元人作催化剂,诸位秦国的魔道大师必然是要拿出真本事的。

  如此盛会,可以说早就超越了秦国一国的范畴,学术价值不可估量,相较而言,别说是在南门外和大宗师谈笑风生,就算是在边郡黑沼泽里吃泥巴,大家也心甘情愿啊!

  陈思文却不为所动,心中甚至有些气急败坏,他何尝听不出朱俊燊这是在用漂亮话敷衍自己,问题是你敷衍得了“大秦魔道议会会长”,还能敷衍圣元人么?

  “圣元人呢?”

  此言一出,周围的气氛又是一变。

  是哦,怎么没见到圣元人?

  朱俊燊更是头疼。

  圣元人……当然是被他千方百计地稳住了,如今应该在宴会厅里一边喝凉茶一边观看红山学院前两年刚刚拍摄完成的教育纪录片《红山两千年》,据现场工作人员发来的最新消息,圣元人已经看得明显到了爆发的边缘,宛如用括约肌硬刚巴豆液的汉子,形势岌岌可危。

  若非是他们的领头人许柏廉因“不明原因”,临时身体不适没有及时出席宴会,导致圣元团队群龙无首,此时圣元人早就当场发难了。

  但是,经陈思文这么提醒,朱俊燊也知道拖延战术终于是有极限的。

  毕竟红山两千年全片只有3小时,总不能让现场工作人员再重放一边吧……而且老实说那片子拍的满羞耻的,最后结尾处是朱俊燊亲身出演红山学院在新时代伟大复兴的领头人为主题的篇章,从头到尾都贯穿着对断数宗师的溢美之词……然后就从学院财务处骗取了十倍的预算,是最后篇章总策划原诗的得意手笔。

  带着一丝无奈,朱俊燊只好硬着头皮挥挥手:“为了照顾矫情的圣元人,只好请诸位暂且移步宴会厅,学院已经备了好酒好菜,咱们边吃边聊!”

  一时间欢呼四起。

  说到底,再怎么盛况空前的学术盛会……学术价值毕竟不能当饭吃,宾客们在南门畅谈这么久,也早就饥渴难耐了。而且在一些偏远地区,的确流传着关于红山美食的传说,据说某位曾经丰神俊逸的魔道大师,因美食佳肴的诱惑,不惜毁容,在短短数年间就增重十倍,然后还一举迈入大师境界,这种堪称世间奇物的美食,当然不容错过!

  真要能凭美食突破大师瓶颈,别说增重十倍,就算增重脱发痔疮等症齐齐发作也在所不惜啊!

  在大宗师的招呼下,宾客们纷纷涌入学院,经专人引导直往宴会主场而去。唯有陈思文面色肃然,仍站在朱俊燊面前,几番欲言又止。

  朱俊燊哪有时间和他玩这种“你猜我为什么不高兴”的情侣游戏,不耐烦道:“陈议长还有何见教?”

  陈思文动了动嘴唇,仍是欲言又止。

  朱俊燊于是摆摆手:“没有就好,那再见了。”说完转就要走。

  陈思文大惊,只好开口道:“大宗师,非是我小觑红山学院,但此次与圣元人打交道,投机取巧是没用的!”

  而此言一出,陈思文就仿佛是闸门开启的泄洪大坝,滔滔不绝起来。

  “我最早就担心你们红山学院对此事重视不够,自诩这两年的成就比白夜城略高,就不把圣元人放在眼里……人家来势汹汹,只不过在东篱城被长公主拦腰一击,才失了锐气,但圣元魔道底蕴何等深厚!?这学术团还并不是圣元最精华的团队,可一路行来,在许柏廉宗师的带领之下所谓学术交流已逞单方面的碾压之势!圣元对我秦人魔道文明肆意批判,固然是有失礼仪,但往往言语间切中要害,让人痛彻心扉却无可奈何。这等功力,绝非是投机取巧能够应对的!你们之前的炫富也好,天空竞技场的杂技也好,都没有脱离‘投机取巧’的范畴,就凭这样的雕虫小技,只会助长圣元人的气焰罢了!”

  陈思文说到此处简直气急败坏:“你们红山人就算再怎么看白夜城不顺眼,也总该肩负几分身为秦人的义务啊。白夜城的交流会,我们秦人已经输了一次,红山交流会是不容有失的,你们难不成以为白夜城输了,你们就可以再输一次也无所谓!?大错而特错了,恰恰相反,白夜城输得起,你们红山人才是真的输不起!毕竟秦国的首都是白夜城,你们红山城的副都地位并不那么名正言顺!”

  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几近危言耸听,但若非如此,陈思文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这些盲目自大的红山人能正视现实了。

  之前他已经欣赏过了红山人在天空竞技场的“精彩表演”。

  和绝大多数在赛后乐观不已的人不同,陈思文看过比赛,是痛心疾首的。

  其一,陈思文万万料想不到,红山人居然用这种奇技淫巧来应对圣元人……他们将红山城沉淀了1800年的悠久历史置之不理,将西大陆自移民时代以来两千多年的光荣传统抛诸脑后,而是投机取巧地用一个雪山人来为自家争取颜面!

  且不提那单挑大秦金将的“骗局”根本是过犹不及陈思文根本不觉得白骁真有本事与大秦金将正面抗衡两回合,只下意识将其归为红山人的障眼法就算白骁真的本事通天,又能说明什么?圣元人是来找秦人武力单挑的吗?要是的话倒还好了,因为长公主殿下已经在东篱城为秦国赢下了一局。可圣元人是来“学术交流”的啊!

  你打算让那个雪山人怎么跟圣元人学术交流?交流骨矛的打磨法,还是交流北境狩猎心得?

  至于另一个雪山人清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拿出什么显赫成果,显然是魔道公主名不副实,红山学院也不愿大肆宣扬了呗。何况就算清月真的天赋超凡又怎么样?到了晚宴上,圣元人问你们红山学院的教学心得,你们就回答:去雪山挖生源?!

  简直是把人类魔道文明两千年的矜持都给丢光了!

  其二,陈思文在竞技场外把自己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一点积蓄都拿来押注大秦金将全胜了……

  而陈思文为了顾及“大秦魔道议会”的面子,又坚持住在新湖酒楼,这两天是真的已经连饭钱都捉襟见肘,这晚宴……他是非出席不可的。

  没有受邀而不请自来,若是再没有点可靠的谈资,陈思文是真的很担心红山人干脆翻脸不认人把他从晚会现场赶出去。

  所以此时就算是说话不好听,他也顾不得了。

  “大宗师,请你正视现实吧!面对圣元的优势文明,我们秦国人是确确实实落于下风的!所以我们唯有全力以赴,如履薄冰,才能顺利度过难关。现在不是顾忌什么‘矜持’、‘面子’的时候了,渡劫才是第一位的!所幸我先前一路跟随学术交流,对圣元人的常用伎俩也略有心得,时间有限,我这就细细与你说来……”

  陈思文一边说,一边细细观察朱俊燊面子,不出所料从老人虽然其实他和朱俊燊年龄差不多,谁也没资格说谁老脸上看到了一丝焦躁。

  果然,红山人其实也只是强作镇定,内心早就如在火上炙烤了。想来也是,圣元人来势汹汹,尤其那许柏廉,被长公主在东篱城外打压过后,非但没有就此弯折,反而在言辞场上变本加厉!他有宗师境界,又有圣元的魔道文化底蕴优势,一路在秦国境内简直挡者披靡。

  或许大宗师本人能压得住许柏廉,可许柏廉身后那些如狼似虎的圣元人呢,红山学院有几分把握能压得住?

  偏偏这次又有长公主现场督战,红山人若是真的出战不利,那要面对的压力可不仅仅来自圣元了。

  或许白夜城没有什么办法直接对红山学院如何,可长公主却是从当年炽羽岛大会上亲手赢下了对红山学院的生杀大权!若是让那位殿下看到红山人在圣元人面前丑态百出,她下手怕是比圣元人还要狠辣!

  所以大宗师,请你多少慌乱一点吧,然后我才好将思考多时的“锦囊妙计”兜售出去,换来议会几年的运营经费……不,这红山学院敢在圣元人面前炫富,显然最近发了一笔不可思议的横财,此时不待价而沽,简直是对不起自己几十年的清贫!

  然而就在陈思文已经开始浮想联翩的时候,却听朱俊燊微微叹了口气,对着虚空说道:“知道了,许柏廉宗师确定无法出席宴会,那真是太遗憾了。”

  “哈!?”陈思文霎时间目瞪口呆,只觉得整个世界都似塌陷下去。

  许柏廉不来了!?那王八蛋在搞什么鬼?这种最适合你耀武扬威的机会,你要白白错过去?

  而且你错失良机也就罢了,我的锦囊妙计怎么办?!议会总部的运营经费怎么办?还有我的退休金要怎么办!?

  不,不要慌,事情还没有到绝望的境地,就算许柏廉不出场,圣元人就此萎靡不振,宴会终归还有另一个变数……长公主嬴若樱!

  众所周知,嬴若樱与红山学院的关系,非同一般的微妙。若是许柏廉出席晚宴,嬴若樱多半会作壁上观,待某一方落入下风后再来雪上加霜一下。可许柏廉不出席,圣元人群龙无首,俨然难以威胁到有宗师坐镇的红山学院,那……嬴若樱的态度,就很难说了。

  以那位公主殿下的任性,帮圣元人出手教训红山人,也是大有可能的!

  而我却早就为这一刻做足了准备,我的锦囊妙计不单包括了应对圣元人的方案,也包括了应对长公主殿下的方案!

  毕竟他陈思文才是不折不扣的白夜人,在长公主还没有魔道大成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见证着她的腾飞了,关于那位公主殿下的诸多小秘密,还真的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白夜人才可能知道!

  而就在此时,却听朱俊燊又轻咦一声:“长公主殿下也不来了?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唐朝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你真是个天才,你真是个天才最新章节,你真是个天才 九九九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